腾讯为什么要向抖音索赔1亿元?

浏览:2174   发布时间: 08月22日

不能眼看着自己的蛋糕被抢走。

花朵财经原创

腾讯与头条之争从未停止。

从短视频异军突起,到腾讯起诉抖音侵权《扫黑风暴》索赔1亿元,国内两大互联网厂商之间的掐架,已然愈演愈烈。

记得两个多月以前,腾讯高层还曾暗讽劣质短视频是“猪食”,字节跳动方面随即反击,“有人猪食都没得吃”。

言辞之露骨,讲话之实在,这背后的用意到底又是什么呢?

扫黑“泄密”

上周末,市场最炸锅的事件,当属热播电视剧《扫黑风暴》因“泄露全集”冲上热搜。

8月21日,在付费超前点播才能看到前19集的《扫黑风暴》,突然流出全集版本。一时间,“熬夜把它看完”的网络热议不断。

据了解,电视剧《扫黑风暴》自2021年8月9日起,在腾讯视频全网独播,并在中央电视台、东方卫视、北京卫视三台联播,从上线至今,备受广大网友、观众的喜爱与支持,播放量与口碑一路走高。

开播十余天,该剧播放量已突破16亿,三台联播收视率抢占第一名。而豆瓣评分,同时也高达7.9。毫无疑问,这部《扫黑风暴》绝对称得上是入秋以来的第一部好剧。

然而,当剧红之时,盗版自然也就多。据网传截图显示,泄露全网的《扫黑风暴》资源为送审样片版本。

腾讯企鹅文化随即通过《扫黑风暴》官方微博发布反盗版声明称,在最近的维权监控中,发现互联网上有人未经许可,擅自非法传播、销售电视剧《扫黑风暴》的盗版内容。

盗版不仅严重扰乱了电视剧《扫黑风暴》的正常播放秩序,侵犯了出品方以及播出平台的合法权益,也对创作者以及观众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对此,公司已在第一时间向公安机关报案,追查盗版来源,追究相关责任人的刑事责任。同时,也保留要求其赔偿损失的权利。

腾讯诉抖音,流量之争浮出水面

颇具看点的是,腾讯为此剧向抖音索赔1个亿。

日前,由于《扫黑风暴》被抖音未经授权搬运剪切,腾讯视频正以侵犯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为案由,将抖音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腾讯方面提出,要求抖音赔偿经济损失及维权支出共计1亿元,同时请求判令抖音方面删除、过滤、拦截平台上侵权《扫黑风暴》的视频。

针对腾讯的针锋相对,抖音方面对外界回应称,抖音与《扫黑风暴》早有合作关系,此前腾讯曾经第三方在抖音开设昵称“电视剧扫黑风暴”官方账号,发表80个作品获近千万点赞,目前仍在更新。

显而易见,腾讯状告抖音,情况似乎有些复杂。

但其实近年来,随着大量重新剪辑搬运后的短视频涌泉而出,人们追剧节奏越来越快,短视频已经成为了观众的追剧新方式。因此,长视频生产方和短视频平台生产方一直摩擦不断。

此前的4月9日,中国电视艺术交流协会等15家协会已与爱奇艺、腾讯视频等5家视频平台及华策影视、柠萌影视等多家影视公司发布关于保护影视版权的《联合声明》,谴责短视频侵犯版权。

随后不久,500多位艺人又发起了倡议书,呼吁短视频平台推进版权内容管理,清理未经授权的内容,抵制影视剪辑视频内容。

而据易观数据显示,2019~2020年,短视频类应用的使用时长占比从27.39%提升到了33.73%,长视频类应用的使用时长占比,则从34.21%下降到了30.45%。

此外,据《2021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短视频用户规模也形成一马当先之势。短视频、综合视频、网络直播、网络音频的用户规模分别为8.73亿、7.04亿、6.17亿和2.82亿,日均使用时长分别为120分钟、97分钟、60分钟和59分钟。

从中不难看出,所谓版权之争,背后暗藏更多的或是用户流量之争。得流量者,得天下,这是互联网时代亘古不变的真理。

被动奶酪的腾讯

对于这场混战,其根源大概率也是头条系,尤其是抖音,近年来发展势头迅猛,已触碰到了微信核心用户群体,威胁到了腾讯社交的核心。

从商业角度来看,腾讯和头条之争,本质上是对用户时间的争夺。

据极光《2020年Q4移动互联网行业数据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第四季度,腾讯系APP的整体时长占比处于下降趋势,而头条系APP时长占比上升趋势十分显眼。

另一方面,短视频稳居2020年第一流量入口,移动网民超四分之一时间在刷短视频APP。短视频的快速增长,伴随的是即时通讯、在线视频、甚至是游戏的下降。

据极光数据显示,2020年,短视频行业渗透率和MAU均稳中有升,短视频行业的使用时长占比,正进一步与即时通讯拉大差距,达到27.3%,远超即时通讯和在线视频分别21%和8%的占比。

作为中国互联网代表性的两家企业,从竞争到诉讼,至于诉讼最后的裁判结果,目前虽无法得知,但在反垄断到来时,腾讯压力倍增却已是事实。

在此前的12月14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反垄断局已对腾讯旗下的阅文集团收购新丽传媒股权,进行行政处罚。而在前不久,反垄断监管重锤还落到了腾讯音乐的头上。

外界看来,保护版权是为了维护原创者权益,鼓励优秀的原创者创作出更加优秀的作品,但如果上游大量原生版权被几家机构垄断,并且以版权的名义去控制下游产业,这就相当于某种意义上的垄断,并不利于社会的发展。

当然,用盗版、侵权来壮大自我,同样也并不光彩。

混战之际,从2016年腾讯以侵犯著作权的名义发起针对字节跳动的第一轮诉讼开始,彼时两大互联网公司在短短5年时间里,互相诉讼已将近40次。

以此来看,如何引导中国互联网大厂进入良性竞争,无疑是现下监管部门的当务之急。

主营产品:煮沸/蒸煮灭菌锅,喷淋/水浴式灭菌器,其他食品生产机械